三千Guì

[Fall To The Clouds]坠落云霄.


♯Niteowl相关,大概是随笔之类。
♯题文无关。
“我将关于她的一切记录下来,谨此献给那个尚还年轻的自己,和或许存在的她。”
0.
“嘿,我想你一定有很多故事。”
本来充满生气的年轻姑娘此时却耷拉着机翼坐在洒满金色余晖的楼顶,一边活动因劳累多度而变迟钝酸痛的关节轴承,咕哝着抛出一个略显生硬但也不乏好奇的开头。飞驰⑴不知道为什么对面那个神神秘秘、古怪至极的女性还是一副无所谓的模样。当初她在那场竞速比赛中为了追逐这个快得让人头晕目眩眼花缭乱的机,她的发动机都要报废了。
出乎预料,这个自负的年轻人还是输了,而且输得很惨。
——换成我早就欢呼雀跃了,她居然一点反应也没有。
——真是个怪人。
想到这里,她带着怨气歪过头雕去瞅了几眼不远处那个屹立的笔直身影——但光学镜前的景象让她暗自讶异,甚至有那么一闪,噢,或许半闪的呆愣。

“怪人”的机体若有若无地浸透在黄昏的余韵中,温暖的金黄沾染上深紫色的装甲——就连那些大大小小的斑驳刮痕也成为了一种奇特的陪衬,给这具本就美丽流畅的机体增添了些许除沧桑之外更有韵味的,她无法形容的东西。
“我想是的,我的朋友——或许那已不该叫做‘故事’。”
风尘仆仆的流浪者闪烁了一下那双安逸平静的钴蓝光镜,随后像是想起了什么般,将目光投向远方。

“有些东西并不算太美好。但我的记忆扇区中依然存储着它们——我还记得。”
“我也庆幸我还记得。”
“经历,亦或回忆。”

1.
“他们说,‘真搞不懂那群流浪者。’”
“他们更喜欢把那词儿改成‘拾荒’。无所谓了,序曲,称谓永远是次要的。”
“那确实是——但我认为前者更顺耳。”
优雅从容的贵族尽可能谨慎得体地表述自己的看法,对于她来讲,用词从来都值得斟酌过后再说出口——这大概是贵族的通病。但对面的年轻流浪者却并无芯思计较,或者说,任何过于繁琐冗杂的事物她从不愿多管。
——这可蛮有意思的,不是吗?
序曲对这个干练洒脱的年轻人提起了些许兴趣。至少这样的机她已经没有见过多少了——在社会的污泥浊水之中,许多人侧身其中而踌躇不前、畏首畏尾,毫无胆量挑战与逾越。
但是——凡事都有但是,夜枭刚刚的所作所为让序曲发现她不仅健谈耿直,且年轻气盛。

——“Hey,dickhead!”

……与此同时,还需要把握分寸。

TBC.

——————————————

⑴飞驰[Hurting],原创角色,隶属博派。